您的位置: 铁力信息网 > 美食

常燃小火的诗性正义

发布时间:2019-10-10 13:48:57

常燃小火的诗性正义

有时,最纯粹的艺术家可能也会受到诱惑,要发出声音,比如当时代的喧嚣、受戮者的尖叫或某些残暴者的咆哮传到他的耳边时。但是,面对这样的诱惑,纳博科夫要求艺术家不要屈服生活自身的暴戾而破坏了艺术的纯粹性。“何处有美,何处就有怜悯”。这是诗的目的,也是诗性的正义。

1939年9月3日,英法对德宣战后的第三天,巴黎全城暴雨如注,空荡荡的街道更显静寂、不安。因为灯火管制,布瓦洛路59号的公寓房窗户蒙上了道道蓝色的纸条,本就阴暗的屋子越发恍惚朦胧。纳博科夫和妻子薇拉、儿子德米特里就在这里栖身。

这是他们一生无数暂住地中的一个,若不是因为它是纳博科夫流亡西欧期间的最后一个居所,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留意。1919年4月15日随家人逃离俄罗斯后,纳博科夫先是在英国停留,父母迁居柏林后,他也在完成剑桥大学学业后搬到那里,自此在德国一直住到1937年,然后才移居巴黎。

纳博科夫的妻子是犹太人,因此他们对身边纳粹分子的活动格外敏觉。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德国的纳粹文化日渐猖獗,犹太人经常遭到告密、袭击、游街示众,薇拉也因此丢掉了工作。同时,校园里、大街上的焚书活动也在进行,薇拉曾亲眼目睹人们围着火堆、狂热地大唱爱国歌曲的情景。1933年底,获得诺贝尔奖的蒲宁应邀去柏林的俄国作家联盟参加庆祝晚会,纳博科夫就坐在小酒馆的一面纳粹旗帜下与蒲宁共餐。后来蒲宁告诉纳博科夫,他离开柏林时遭到盖世太保的刁难,他们怀疑他夹带了珠宝出境,竟逼他吞下一大杯蓖麻油,把肠子排泄一空,最后还要对脱光裤子的他再行检查。德国已不再适合居住了,于是纳博科夫和妻儿先后在1937年、1938年去了巴黎。但二战的阴霾已经笼罩整个欧洲上空,即使在滨海阿尔卑斯地区的一个小村子穆利耐捉蝴蝶时,他们也感受到了备战的气氛:“周围的田地里密布着军队的营帐,广场上的歌声和村外演习的枪声淹没了牛颈上的铃声。”

二战全面爆发后,巴黎很快成为希特勒的攻击目标,纳博科夫不得不再次选择逃亡。在纽约犹太移民援助协会的帮助下,他们一家于1940年5月底在圣纳泽尔登上了开往美国的“尚普兰号”轮船。

小程序
微店卖家版
微商城网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