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力信息网 > 娱乐

藏锋 第两百章 你得重来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0:08

藏锋 第两百章 你得重来

(PS:昨天飞机晚点,凌晨四点才回到成都,今天两章更新完,有接近八千字,确实有些累了,所以先休息一下,明天继续补更,望见谅。)

“呸!”

走在夜色中的萧蚺啐了一口唾沫,他满是横肉的脸上在长时间的赶路后布满了烦躁之色。

萧蚺从来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准确的说,他应当算是一个那种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便素来不会多说半句废话的人。

但这样一个人,在这半个多月的光景里却耐下了性子,想要寻到这些日子来在大夏江湖横行无忌,肆意屠戮各门派大衍境强者的那些凶手。

萧蚺为此想过许多办法,无论是蹲守还是引蛇出洞,又或是寻找那些死去的大衍境强者身上的共同点。而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准确的说是一无所获,反倒是执剑阁为此失去了三位金袍执剑人。

那些人就像是躲藏在暗处的鬼魅,杀人无形,人去无影。

看不见摸不着,无论己方如何严防死守,对方总能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夺走他们想要夺走之人的性命。

这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让萧大阁主郁闷到了极致,他当然想要将凶手揪出来,与他打个痛快,可对方根本不给他丝毫的机会。反倒是那位皇帝大人的密诏赶在了萧蚺发狂之前被送到了他的跟前,无论心底如何的不满,萧蚺也只能召集诸多执剑人打道回府,暂且搁浅此事。

他想着若是李榆林关于为何这么急着将他召回横皇城给不出个说法的话,他定要将这皇帝老儿扯下龙椅,好生打上一番,以泄他心头怒火。

一想到一国之君被他揍倒在地,连连求饶的那副场景,萧蚺便觉心头畅快,那半个月来积攒在心头的抑郁之气也散去了几分。

横皇城的城郭很快便浮现在了萧蚺一行人的眼前,约莫还有一个多时辰的光景,他们便可回到那处。

可就在这时,夜色中前方的人群忽的停了下来。

“怎么了?”萧蚺不满的嚷嚷道。

可出奇的是,这些对萧蚺素来敬畏有加的执剑人们,却并无一人回应他的不满。

萧蚺意识到了不妙,他皱了皱眉头,提起自己臃肿的肚腩,推开了身前木楞的执剑人们,大步流星的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然后待到看清那队伍最前方的身影,萧大阁主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浓郁的夜色之中,一道身影犹如鬼魅一般立在他队伍的跟前。

那身影裹着与这夜色几乎融为一体的黑袍,静默不动宛如雕塑,但那双藏匿在兜帽之下的双眸却泛着猩红的光芒,就像是密林之中饥肠辘辘的恶狼,注视着那已为鱼肉的猎物。

萧蚺在微微一愣之后,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为何那些执剑人在看见这黑色身影时木楞呆滞了下来。不是他们胆怯,亦不是他们不愿,而是这黑色身影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机封死了这些执剑人的五识——他们被禁锢在了原地!

这是一种极为诡异的功法,他不禁锁住了受法者的气机,更锁住了他的意识,当他解开这道法门,受法者甚至无法意识到自己曾经被施展过这样的法术。

你是谁?

这样的问题,在那时浮现在萧蚺的脑海,但很快又被他生生的吞咽了下去。

因为他很快便有了答案。

他终于明白为何不管加派多少人手,那些凶手却始终可以轻巧的夺取他们想要之人的性命,而自始至终他与他手下的执剑人们对此都一无所觉。

他的眉头在那时一沉,“你是谁”这样的问题换做了:“你想要做什么?”

“命。”黑色长袍下的人影给出的回应简单无比,当然也奇怪无比。

不过很快,萧蚺便明白了其中的“深意”。

那黑色身影在吐出这个字眼之后,脚尖点地,身子便如流光一般朝着萧蚺所在之地袭杀了过来。

他周身裹挟黑色气息似乎与这夜色极为契合,加上他本就快得出奇的速度,以萧蚺的目力一时间竟很难洞察出对方袭杀的轨迹。

“地仙境!”这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无论师出何门,又无论年岁几何,但无例外都只能是仙人——能让仙人感受到威胁的只有仙人,这是铁律。

萧蚺的心头一震,不敢托大,一柄长剑便在那时凭空出现被他握于手中。

那是一把细不过两指宽,薄不过蝉翼厚的剑,精巧、玲珑,剑柄雕龙刻凤,通体黄金铸成。这样的剑自然符合萧阁主无利不起早的性子,但却不太符合他臃肿的体魄。

而接下来,他灵巧的挥舞剑锋,迅速宛如雷霆一般的身法更与他肥大的身材格格不入。

但也是依仗着这样的身法,他躲过了那黑袍人凌冽的剑锋。

可这并非结束,而是开始。

一击不中的黑袍并不气馁,他继续朝着萧蚺发动自己凌冽的攻势,他的剑锋流转,磅礴的剑意如出海的蛟龙,如下山的猛虎,如世间一些凶与恶。

在这样的攻势下,身为地仙境强者的萧蚺竟然只有招架之力,未有半点还手之功,他节节败退,心头的火气却是一息胜过一息。

萧蚺纵横大夏江湖这么多年,靠的便是心头那股从未被浇灭的好勇斗狠的狠劲。

他心头一沉,终是不愿在被这黑袍追着打。

故而一咬牙,伸出了自己的手,一把抓住了那黑袍袭来的长剑,剑身上呼啸的剑意瞬息将他的手搅得血肉模糊,但萧蚺却只是闷哼一声,那把细长的长剑便在此刻出手,直直的去向那黑袍的胸口。

黑袍显然未有料到这萧蚺竟有这以伤换伤的果决,眼看着无法避开萧蚺这一剑,万般无奈之下亦只能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萧蚺刺来的长剑。

于是他的手也在那时被萧蚺的剑意所伤,瞬息皮开肉绽。

二人便这样僵持在了原地,各持己“剑”,亦各握他剑,没有人松手,因为他们知道谁一旦松了手,谁的剑便会率先刺向对方的咽喉。磅礴的真元开始不断在二人的周身汇集,他们的衣衫鼓动,真元与剑意不断顺着各自的长剑与手臂涌向对方,不断冲击着彼此的身躯,试图击退对方。

所有的招式与算计都在这时失去了意义,这场仙人之间的对决演变成了宛如市井斗殴一般的毫无章法的力量对撼。

很快萧蚺的眉宇便皱了起来,额头上也开始浮出密密麻麻的汗迹。

饶是他已经拼尽了全力,可是对方体内的真元却浩瀚如海,他渐渐感到力有不逮,可对方却丝毫没有半点力竭的痕迹,汹涌的真元与剑意还是源源不断的通过剑身与手臂涌来。

“不错。”

这时,那静默的黑袍却忽的说道。

沙哑的声音之中裹藏着一个腐烂的味道,像是被雨水侵泡过的枯枝烂叶被人掀开后发出的味道,令人作呕。

但奇怪的是萧蚺却能感觉到,在说这话时,那黑袍的语调中竟然带着些许欣慰的味道。

“但还不够。”

那黑袍继续言道,他的衣衫在那时愈发狂暴的扬起,他周身的气势开始攀升,仿若无止境的攀升。

萧蚺的脸色一变,却是为时已晚。

在那黑袍气息升腾的瞬间,顺着手臂与长剑涌来的力道也在此刻陡然增大,直直的轰响萧蚺。

措不及防的萧蚺脸色瞬息煞白,他的身子一震,一口鲜血自他嘴里喷出,身子亦暴退而去,直直的退出数十丈的距离,方才狼狈的勉强稳住自己的身形。

萧蚺来不及去细想这黑袍为何会拥有如此强劲的实力,他正要压下自己体内翻涌的内息,与之再战。可那黑袍却并不愿意给他这个机会,他的身子几乎是在萧蚺停下的一瞬间便再次掠到萧蚺的跟前,一道暗含黑色气息的掌风拍到了萧蚺的胸口。

叱咤大夏江湖数十载的萧大阁主在这一掌之下,竟是毫无还手之力,身子一顿,竟是栽倒在地。

同样的不会予他半分还手的机会,黑袍的脚再次伸出,摁住了萧蚺的胸口

,黑色的气息如雪白宣纸上的墨汁,如深不见底的凹口中涌出的毒蛇,自他袍下涌出,将萧蚺的身子包裹其中。

不仅是身躯,还有萧蚺体内身为显然那磅礴的真元在那黑气的禁锢下动弹不得。

“你要杀我?”萧蚺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那黑袍。

死亡对于萧蚺来说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字眼,自从认识李榆林那日起,他为了这位帝王,何止一次以身犯险?

三十年前,先帝驾崩,七子夺嫡,便是他领着李榆林从尸山血海中生生杀出了一条通往帝位的宝座。

十八年前,魔门叛乱,亦是他只身杀入敌阵,取了那魔门掌教的头颅,这才平息的大夏江湖的一场祸端。

七年前....

于萧蚺来说,他素来与死亡相伴,对于此事他亦早有觉悟。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会死在此处,死在一个连身份性命都不知道的人的手里。

他大抵可以想象自己那些执剑人从这法门中清醒过来时,看着自己死去的尸首后当是如何惊诧,保不齐还会在大夏江湖中留下这样的传闻——执剑阁阁主萧蚺暴虐敛财,招来天谴,忽然暴毙之类的流言。

萧蚺并不爱惜的名声,但一想到自己死后会招来的这样或者那样的谩骂,这位阁主大人便心底恨得牙痒痒。

只是无论他在作何想,那黑袍人都并无理会他心思的意思。

他手中的剑直直的朝着萧蚺刺来。

萧蚺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却并不能做任何的事情。

噗!

伴随着一声轻响。

那剑刺入了萧蚺的体内,剧烈的疼痛传来,萧蚺的眸中却涌现了惊骇之色。

那剑的确刺入他的体内,但却不是心脏、咽喉亦或者眉心这样的要害,他刺入了萧蚺丹田之上的三寸处。

那里是紫府,是仙人的第一重命宫。

黑色的魔气顺着剑身涌入萧蚺的命宫,他的紫府在那滔天的魔气下,瞬息便被搅碎,而他的仙人修为也随着命宫的破碎开始层层跌落。

于这方修为便是一切的世界来说,坏人修为远远是比杀死一个人更可怕的事情。

意识到这一点的萧蚺双眸尽赤,他大声喝道:“你究竟是谁?”

但那黑袍却并无半点回应他的意思,他在搅碎了萧蚺命宫之后,便抽剑归鞘,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似乎并无半点取他性命的意思。

只是在他的身影几乎就要与那夜色融为一体时,他的脚步方才微微停驻,嘴里吐出一道依然饱含腐烂味道的语调。

“你的,不对。”

“你得重来...”

“蚺儿...”

鄂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泸州整形美容
青海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鄂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泸州整形美容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